只会翻译,盾冬不拆偶尔有逆,嗜甜吃刀也炖肉,详见各篇文前标注。

【授翻】了无新意

It's Nothing New

了无新意

作者:pigalle

配对:盾冬

分级:PG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5541323

简介:大学AU

来自Tumblr点梗:主角们和室友生活在一起,从没说起过他们是一对儿。某天早上A迷迷糊糊穿着B的标志性衣服出现,室友们都炸了,直到B承认他俩昨晚上床了。


娜塔莎端着咖啡走到餐桌旁边,和托尼、克林特还有山姆坐在一起。他们几个人——包括史蒂夫和巴基——搬进托尼买下的房子已有几个月,毕竟这样比住学校的宿舍便宜许多。而且因为托尼坚持不要他们付租金,省下的钱还不是小数目。

几分钟后史蒂夫吃力地爬下楼梯加入他们,满脸的阴云说明他在补充咖啡因之前拒绝闲聊。然而令娜塔莎感兴趣的也不是谈天说地,不,有些事情远比这些值得八卦。

显然山姆和她的想法不约而同,他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史蒂夫没有回答,径直走到咖啡机前准备咖啡。从背后看那头乱发和鸡窝有得一拼。他身上的宽大汗衫——几乎从瘦削的肩膀上滑下来——简直要把整个人都遮没了。娜塔暗自希望他好歹穿了内裤,虽然上衣的长度已经快到膝盖。

而这些都不足为奇,真正让他们惊讶的是,那件纯黑的汗衫完全不像史蒂夫的风格,反倒是巴基常穿的款式。事实上,娜塔确信它就是他最喜欢的那件,他昨天穿的那件。

所以问题来了:为什么它在史蒂夫身上?

“无意打搅你摄入足量咖啡因,但是能解释下为什么你穿着巴基的衣服吗?”托尼一字不差地说出了娜塔莎的疑惑。

史蒂夫只是嘟囔了几声,然后继续迷迷糊糊地鼓捣自己的咖啡。恐怕在他把咖啡喝下肚之前是没法得到任何回答了。

“你又打架了?”克林特忽然问道,娜塔仔细观察了一下史蒂夫,随即明白了原因。

就在领口附近,肩膀上面,有一小块淤青。每次看到这种典型的伤痕,十有八九是史蒂夫又挨揍了。巴基常常抱怨自己总要替史蒂夫收拾烂摊子,除了击退满腔怒火的人,还得负责处理瘀伤。所以假如史蒂夫又和人打了一架,娜塔并不会感到意外。

然而,她觉得这次和往常不太一样。

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。巴基眼神清明但看上去相当困乏,直到她发现那只是化开的眼线。他平时睡前都会记得卸妆。

他向厨房走来,步伐轻快,虽然每挪一下都会微微皱眉。他全身只穿着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,堪堪挂在胯部——尽管腰上系了不止一条皮带。他没穿上衣,胸口和背后的纹身一览无余。巴基走到史蒂夫身边,胳膊环在史蒂夫细瘦的腰上,娜塔发现他露出的不只是纹身。

纹身之间还有小片的淤青,而且娜塔敢确定他的脖子上有一串吻痕。

肯定不是史蒂夫和人打架了,娜塔看着巴基沿着史蒂夫颈部印下亲吻,而史蒂夫完全沉浸在他的怀抱里。

“什么时候?”她在巴基和史蒂夫就坐时问。

巴基一脸茫然,史蒂夫满脸通红地低头看着餐桌。

“哦,詹姆斯,你明知道我在问什么。”

“噢,”巴基坏笑起来,“你是说我跟史蒂夫什么时候搞上的。其实,很久以前啦,我们只是没和你们说。”

话音刚落,三种声音响起:克林特和山姆的勺子扑通掉进麦片碗里,托尼被一口咖啡呛住猛地咳嗽,史蒂夫则惊慌地大叫:“巴基!”

“很明显负责出力的只有史蒂夫。”娜塔补充道,她想起刚才巴基蹒跚的走路姿势。

巴基还是一个劲地笑。史蒂夫的耳朵红得越来越厉害,让他看上去格外可爱——尽管娜塔完全有能力揍翻任何人,她还是决定不要说出口。

生存的前提是作出正确选择,而激怒史蒂夫绝对不是明智之举。

(虽然她相信自己可以轻松撂倒史蒂夫。)

【END】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76 )

© 老冰棍仓库 | Powered by LOFTER